容玦

世味年來薄似紗,誰令騎馬客京華。

【周叶】我与叶修不得不说的故事


>>

小伙伴点的秀恩爱梗和友情提供的名字。

原本是写给老叶的生贺文,所以会写的小周痴汉一些。也许。

奈何撞上考试周……还是因为我…拖…

>>

可能不定时出现各种雷,如果担心辣眼睛什么的,麻烦您…

不胜感激。


短文,争取本月…写完?!(前言比文多系列)

以上。


负能量突然爆棚的空巢老人的自白。

>>

时间线:周叶已经恩恩爱爱很多年的退役之后的日子。

无形恩爱,最为致命。嗯。

事实证明我还是把甜文写的一本正经,掀桌!!

写完之后看要不要改名字吧目前看有点诡异orz…(如果写完了的话!)

 
01


 叶修离开嘉世的那一年,对于很多人来说,早已经是封存在回忆里的故事了,不过若是有知晓当年细枝末节的人偶然谈起,往往是一阵唏嘘。

 也许是感叹下那个重回巅峰的人当年是多么的霸道,也许是仰慕那人创造过的历史,毕竟像叶修那种怪物,也是世间很罕见的存在。

 毕竟凡人永远不懂天才背后的努力,只知道艳羡他们的成就罢了。

 能一眼看穿他的,只能是与他并肩的那个人。



02

 豆汁那香醇的味道从餐厅一路钻到叶修的睡梦里,床上那人似乎感应到什么似的揉了揉肩,似乎昨晚的睡姿不太舒服,他想。不,根本不用想,肯定是因为他对象。

 食物的诱惑力对于退役后的叶修来说,那是比什么办法都管用,连游戏都要靠边站。刚跑步回来的周泽楷抹了抹额头上并不存在的汗水,用仿佛已经习惯了但仍不能苟同的眼神盯着对面的豆浆,还有在床上磨磨蹭蹭的叶大魔王。


 “早啊,小周。”叶修迅速揉了把头发。

“……”

“前辈也早。”


 似是叫惯了这个称呼,也许对于周泽楷本人来说,这两个既让他安心又带点亲近的字,而从他口中说出那刻,已然蕴含了千山万水。

 第八赛季可以说是周泽楷最耀眼的一年,漫天的称赞似乎不要钱似的往他身上砸,叶修突然的离去让他似乎是失去了什么道标,唯一确定要走过的路猛然间的变成了无数条。

也似乎什么也没有变。

他要和轮回一起站在最高的位置,他默念。

甚至是要再创造一个王朝。

也可以。

 那时的他仅仅是在轮回的休息室里,却还原了整个战场。
 


03

 
 “豆汁不错不错,非常正宗。小周要...尝尝么?”
 
 “……味道很怪。”不出意外,他扭头看到了对面一脸揶揄的某人。
 
 “辛苦小周了。”叶修笑说然后顺手调戏了一下。


   要知道在熙熙攘攘的上海,老北京的豆汁很多人是吃不惯的,因为他刚刚大胆尝试过了。周泽楷知道叶修无所谓在哪里生活,但对于有些地方,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比如,他土生土长的故乡,也许少了几个环节;再比如说,他梦开始的地方,或者应该说得更准确一点,“他们”。

 上海和杭州的直线距离早已不是古时候的几日几夜舟车劳顿,那个钟灵毓秀的地方,他年少时去过很多次。
 
 包括他十四岁那年。




 哪怕是稍微闭上眼睛一回想,当时心脏在胸腔里撞击进而产生的激荡,他到现在都历历在目。
 
 那年叶修十八岁。自应是,鲜衣怒马少年时,他想。

 即使当年的他,还参不透这句话;甚至是,他之后很多年才拼凑出这七个字,也拼凑出了当年初见那人时候的样子。

 也可能是他在战场上太过耀眼,以致于他产生了误会。



然而命运就是一个很古灵精怪的东西,它的出现永远都是措手不及的。周泽楷怎么也想不到,在他那太过一帆风顺的青春期,居然过早的体会了无能为力这种状态,所以才会拼命地,想要长成一颗参天大树。



 
 
TBC.
 








小剧场 01:

 自从跟小周过上了没羞没臊的酱酱酿酿的小日子之后,叶修最大的感受就是自己向着健康迈进了一大步。

 已经习惯于丰盛早餐的叶修同志没有向往常一样瘫在沙发上捧起电脑扮咸鱼,而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某人深邃的人鱼线,哦等等为什么用这个形容词?叶修…叶修也不知道啊他只知道这样形容最贴切。

 周末真好,叶修如是想。

 然后…

 然后周泽楷刚从厨房出来就看到了瘫在沙发上已经愉快打着漂亮的小呼噜的叶某人。

 你放心,行动力超强的枪王大大(也许依旧没人取代他),直接拎起那条咸鱼就扔到了床上。

 打住你不要问我为什么白天也要睡觉,我…我也很无奈啊……

 


Notes:

简单解释一下,那个游戏对老叶依旧相当重要只不过跟小周在一起很久总会被潜移默化一点的嘛,停游戏对小周也很重要。好吧好吧不解释了…





2017.08.21

 好,完全不甜,深夜了。
 
 还没进主要剧情我实在是太话唠了。

会尽快更的不然我马上就会忘记之前埋的梗qaq!!





评论
热度 ( 10 )

© 容玦 | Powered by LOFTER